2017年05月29日

夢中那片故土

在出國風的“勁吹”下,麥見凡想不到,自己竟能攤上一回赴美國“考察”的機會。

麥見凡所在的縣裏新來了一位縣委書記。新官上任三把火,縣委書記提出要率領縣內企業領導到美國考察學習。當然,那能攤上名的,都是經濟效益較好企業的領導。麥見凡是縣食品總公司副總經理,本來這出國機會是給總經理的,可總經理前年已去了一趟美國,近段身體又不大好,因此把這機會讓給了麥見凡。麥見凡已做好了遠行的準備,明天將隨縣考察團前往北京,再從北京乘飛機飛赴美國。為對付明天的旅途辛勞,今晚他本應早點就寢,可現已是深夜12點整,他還坐在客廳沙發上等妻子。

近一年來,妻子穀圓芳很令麥見凡頭疼。這個家老留不住她,她好打扮,好上外幣匯率酒吧、歌舞廳,常深夜不歸。外面傳言,她與別的男人——一個有錢的私企大老闆好上了。為此,兩人常常吵架。麥見凡是獨子,父親已過世,他的老母親從鄉下來與兒子一塊住,因見兒子兒媳老是吵嘴,難以忍受,又回鄉下獨住去了。麥見凡想維持這個瀕臨破裂的家,曾對妻子做出種種讓步,甚至低聲下氣地求過她,可妻子不但不回心轉意,反而得寸進尺,正式向他提出離婚。麥見凡打算利用出國前的今天晚上,把問題攤開,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好好跟妻子徹底談一次,她要是再不回心轉意,那他只好忍痛割斷情絲,兩人各奔東西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零點10分、20分……牆上時鐘的指針轉到了1點整,可還是不見妻子回來。麥見凡眼皮下垂,連打呵欠,心想自己若再不睡覺,恐怕明天就沒有精神上路了。他懷著失望、埋怨、孤寂和空落落的心情,脫外衣上床睡下了。  


Posted by bibaohao at 12:30Comments(0)

2017年05月26日

勿以小惡棄人大美

《資治通鑒》記錄了一段孔子嫡孫子思推薦苟變給衛侯的故事。子思言苟變於衛侯曰:“其才可將五百乘。”公曰:“吾知其可將:然變也嘗為吏,賦於民而食人二雞子,故弗用也。”子思曰:“夫聖人之官人,猶匠之用木也,取其所長,棄其所短;故杞梓連抱而有數尺之朽,良工不棄。今君處戰國之世,選爪牙之士,而以二卵棄幹城之將,此不可使聞於鄰國也。”公再拜曰:“謹受教矣!”

這個故事的意思是:子思向衛國國君推薦苟變說:“他的才能可統領五百輛戰車。”衛侯說:“我知道他是個將才,然而苟變做官吏的時候,有次徵稅吃了老百姓兩個雞蛋,所以我不用他。”子思說:“聖人選人任官,就好比木匠使用木料,取其所長,棄其所短;因此一根合抱的良木,只有幾尺朽爛處,高明的工匠是不會扔掉它的。現在國君您處在戰國紛爭之世,正要收羅鋒爪利牙的人才,卻因為兩個雞蛋而捨棄了一員可守一城的大將。這事可不能讓鄰國知道啊!”衛侯一再拜謝說:“我接受你的批評和教誨。”

在古代,國君選拔人才都希望選拔那些“德才兼備”的人,所以名聲不好的人基本上就喪失了當官的機會。什麼樣的人才算人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所以用人的標準也就不同。

春秋時期,秦穆公沒有聽從大夫蹇叔的勸阻,於西元前627年命大將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率領軍隊討伐鄭國。在班師回朝經過崤山時,被晉軍偷襲成功,全軍覆滅,三位將領也被捕獲。晉襄公本想殺掉這三人,但他的母親認為此舉不仁,便釋放了這三位大將。孟明視等三人回到秦國時,秦穆公身穿喪服到城外迎接,孟三人趕緊跪在地上,請求軍法處之。但秦穆公連忙扶他們起來,說:“我沒有聽蹇叔的忠告,使你們打了敗仗,受了污辱,這件事的責任應由我來承擔,怎麼能怨你們呢?再說,你們幾個人從前都立過戰功打過不少勝仗,我絕不能因為你們一時的過錯就抹煞過去的功績啊。”孟明視等人感動得涕流滿面,對秦穆公更加忠貞不二。秦穆公繼續重用這幾位大將。不久經過認真準備,孟明視等武將又兩次率領軍隊討伐晉國,終於打敗了晉國的軍隊,報了崤山的一箭之仇。

三位大將遇到了一個明君,如果換成其他國君,估計腦袋就要搬家了,原因就在於他們三個乃“敗軍之將”,不過秦穆公根本就不計較這些,他看中的是這三位的領軍打仗的本領,而且戰爭的失敗不是因為三將造成的,而是因為秦穆公的決策失誤!

讀罷這兩個故事,苟變的故事告訴我們: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苟變白吃老百姓兩個雞蛋可能失去做大將的機會,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遇到子思這樣的伯樂。而秦穆公的故事又告訴我們:對於用人楊海成者或者管理者而言,我們也要懂得金無足赤,人無完人,用人要“唯才是舉”,勿以小惡棄人大美!  


Posted by bibaohao at 15:43Comments(0)

2017年05月25日

甘肅雨潤產品上黑榜被罰5萬元 熱狗腸菌落總數超標

此前甘肅雨潤肉類加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甘肅雨潤”)因產品菌落總數超標而登上國家食藥監總局黑榜一事有了最新進展。根據甘肅省食藥監局發佈的公告顯示,白銀市食藥監局於2017年3月7日下達行政處罰書,沒收該公司非法所得1048.8元,罰款5萬元。
3月21日,國家食藥監總局網站發佈《關於11批次食品不合格情況的通告(2017年第47號)》顯示,甘肅雨潤肉類加工有限公司生產,由蘭州華聯綜合超市有限公司城關分公司銷售的香辣熱狗腸菌落總數超標<
據瞭解,白銀市食品藥品監管局於去年11月29日啟動核查處置,責令企業暫停生產、銷售和使用不合格或問題食品,責令企業召回不合格(問題)食品。產品控制具體情況,企業生產(購進)1700袋,共計46.5公斤貨值2550元;已銷售1700袋共計46.5公斤。蘭州市食品藥品監管局於去年12月1日將不合格食品檢驗結果通知書送達被抽樣單位蘭州華聯綜合超市有限公司城關分公司,12月8日經調查詢問後批准立案。經現場檢查,進貨索證索票齊全,進貨200袋已全部銷售完畢,無庫存楊海成
白銀市食藥監局表示,金潤吉物流有限公司在承擔運輸該企業相關產品時,未按照合同約定進行裝卸和運輸,違規操作容易導致包裝膜破裂,是造成產品出現問題的主要原因。
文章轉載;http://finance.sina.com.cn/consume/puguangtai/2017-06-20/doc-ifyhfhrt4859135.shtml  


Posted by bibaohao at 16:07Comments(0)

2017年05月22日

我早已把我埋在自己寫的詩裏

青少年時期銳意要逃離的地方,如今卻做夢都還想再次回去。我是一個糟心的都市閒人,疲憊了的烏蒙浪子,人生天地間,心靈竟然無以為家。
扇動著夢想的翅膀,我始終都在流浪,始終都在尋找。
我是烏蒙山上的一峰石頭,憨實得很!故鄉再重,我也會一輩子背在背上,走到哪里就背到哪里,把一個“愁”字越背越重。母親離我再遠,哪怕千裏萬裏,山路崎嶇,陰陽兩隔,夜裏我都一定去看她老人家。微信開通很久了,至今還不懂得去搶紅包。我憨得不相信買彩票會很賺錢。是的,我是烏蒙山上那快石頭,粗糙得很,憨實得很!別人寫詩都靠靈感,我靠勤奮,如果一定要萃取我心中的電光石火,恐怕要燃燒上噸的感情。在希望和事業的征途上,不懂得拐彎,也從不回頭,是在的,我常常黑山羊一樣本能的示弱和隱忍。蚯蚓一樣隱藏。蝸牛一樣處處小心。性子急了,最多也就是亮出一把長虹的軟刀子來,戰戰兢兢地去砍殺仇恨。在那些美麗的姑娘面前,我更是怯懦得很,靈魂被折磨得萬般無奈的時候,無非也就像蜜蜂蜇人一樣,把心掏出來當子彈,孤注一擲的去射殺愛情。別人都說心靈比海洋、比天空還要廣闊,我的心卻只能容納得下那一個人。
我喜歡寫詩,但糾纏我的是荒野的山妖,沒有照耀我詩歌的殿堂女神。我的那些詩,就像烏蒙山上那些亂生亂長的野草,黃了,又綠了,其實都是些被野火燒傷過的詞語。我寫那些Y詩,不為顯身,不為揚名,也不為洛陽紙貴,那是自我生命精神一種沒緣沒由的自由宣洩。我幹的,都是些磨刀背的事。
我為人一本正經,聽老人和領導的話,老實本分。但骨子裏也有看不見的黑暗,人性中還有遮蔽的部分。對夢中情人的暗戀你看不見。把仇恨咬出血來你看不見。反季節的愛情花紅柳綠你看不見。把生看得比死更重了水的黃豆長出芽來你看不見。大哥在醫院裏查出癌症,我就對他說了假話。我會小雞肚腸的去盤算利益。我會在窗戶後面窺視那些過路的美女。除此而外,還有鮮為人知的,性和欲望在靈魂中的掙扎和顫慄!
我常常在想,一個人應該怎樣去度過自己的一生?我把希望和理想壓進奮鬥的槍膛。將汗水在征途上曬成鹽。在夢想裏越走越黑,直到把人生中的苦嚼成甜。螞蟻一樣無聲無息的搬運靈感。躲在莊周的夢裏就不想出來。是烏蒙山上的獨狼,把孤獨和疼痛藏在草叢裏。當人人都睡熟了的時候,我還像鼓上蚤時遷一樣,悄悄地去盜取人世的那一段光陰。
我的一生,心存許多感激,感激母親的母乳,感激故鄉的苦馬菜、包穀、洋芋,感激烏蒙山上的羊皮。感激,感激草原上的蒙古包收留了我流浪的青春,感激額吉像親生母親一樣養育了我,感激勒勒車,感激炒米。感激是一個人心靈上永遠背負著的債,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去告慰九泉之下的親人?
坐在被歲月磨黃了的書桌前,我總是把頭深深地低下去,埋頭那些比思想還要幽暗的書卷,本能的抵抗把頭抬起來去看牆上的掛鐘,因為它一直滴答滴答的在暗算我的生命和青春。我甚至於會覺得,人生就像一筆必須用生命去償還的債,牙齒、頭髮一年又一年的脫落,生命在付出中一年又一年的虧損,不斷增加的,只有這臉上的皺紋。此時此刻,我倒真的有點感歎人生苦短了。但光陰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因為還有許多事等著我去做,青澀的夢想沒有開花,摯友的微信還沒有回復,《烏蒙山月》如果獲獎還要去拜謝老師,出版社裏那本書還沒有三校,那些在生命情感中受孕的(方塊)字元,還沒有排列組合成詩……真的,還有許多許多的事沒有來得及去做,我還不敢就去死。但生和死就隔著那麼一層薄薄的紙,生和死的距離就是繈褓與骨灰盒之間的距離,就是產床與墳墓之間的距離。
生與死是同一事物的正反兩個面,翻過來是生,覆過去是死。生和死都是哲學上的唯一!生與死,同一事物的兩種狀態,兩種美麗,泰戈爾說:“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那麼,我親愛的朋友們,還有誰捨不得去死呢?
假如我死了,我的親人們,請你們千萬不要哭泣。我坎坷曲折的一生,讓你們受盡了折磨和拖累,想來你們早已精疲力竭。不要出訃告,不要搞遺體告別儀式,親人和同事生前早已為我操碎了心,死後就千萬不要再在他們的心上添堵了。不要金絲楠的棺木,不要與雲南松去爭山、爭地、爭風水,既然赤裸裸的來,就應該赤裸裸的去。我的親人們,請不要為我擔心,我早已把我埋在自己寫的詩裏。
  


Posted by bibaohao at 15:32Comments(0)

2017年05月19日

一朵花的姿態

向來喜歡,在靜默的時光深處,閱一卷落花,聽一剪風月,而後, 一窗一人,一風景,一書一茶,一閑情, 將我如許的心事,隨著人間的一草一木,落入筆尖,翰墨成香。也許,山也迢迢,水也迢迢,但始終都知,這一頁歲月中,我不曾孤獨、不曾寂寞過。那如許的心事,可讓我在文字的城中,悲也風雅,樂也風雅,無關到誰的私心雜念,無關到數碼通誰的前程後事。
詩人有雲:“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有時,還真倒不如讓一箋心事,承載著這一疊又一疊的往日光陰,承載著它的厚重,在往後的歲月裏,讓它,得以有那麼一刻可以是溫婉的。那時,想清風也應知墨濃,楊柳也應知筆瘦。這世間所有事而今來,皆不過是我的一下執筆,後又一下落筆,最後只徒留了一字一句的薄弱,在風乾的經年裏棲息,無了初時的呢喃,無了初時的囈語。記得人生中,有人曾說過,光陰,它是舊的,很舊很舊,就如那一面斑駁的城牆,經了風雨時光的打磨,可以舊到上面出了痕跡,舊到上面爬滿青苔,舊到了它滿目瘡痍。如今,光陰,應該是一路蒼綠了。正所謂,滄海桑田,巫山雲雨過,這單薄的一冊人間故事,它又還能真留下點什麼?千古的明月,萬裏的浩淼,這一來,一去,轉身就可以不見了蹤跡,若真要尋找,又該將何處尋起?
說來,流年似水,季節偷轉,春也一番,秋也一番,回頭來,看那悠然的白雲,還是依舊自在;看那陌上的晚風,還是依舊吹來人間。不管這婆娑的世界,有著多少的來去歸兮,有著多少的鏡花水月,到頭來,悟了空了,誰又曾真畏懼過年華流逝,青春不復? 想那,繁花似錦、十裏清風之下相遇相愛的,不過是一樹煙雨梨花的憂傷,枉然了一季春夢。世間,若真有人生若只如初見的愛,又何來的千年等待與萬年沉寂?若真是恨不相逢未剃時,又何故安於現狀?倒情願一切只是路過,路過曾經,路過清風明月的夜裏,在那裏,你入了我夜的月色,我擾了你挑燈醉看的閑情,而後,一次路過,風與月,可以什麼都沒看見過,我與你,可以從未有過交集。人生中的一次遇見,既是最後到了要離別,便無需再力挽狂瀾,留戀不舍。緣來,我開成一朵花的姿
曾經,是唐風宋月裏,我讀了你的一彎冷眉,解了你眉上心愁;如今,是淡寫輕描裏,我訴了與你的相知,最終道了無悔。一個“情”字,卻偏逢了深處不知歸處,而那時,風月閑了也無曾告知我,來時我走的是哪條路。想來,往事總這般堪付蹉跎,好花亦這般空折枝了,一期花事,突自成了煙,散了秦淮兩岸的繁華。也許,望穿秋水,盼不到彼岸,也許,箜篌彈盡,劃不破一絲蒼穹。何時呢,方能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只是,風流一向不是你我,而是入了相思門,知了相思味,待到相思嘗盡時,則不怨了日月,不恨了朝夕。偶爾的,彼此落入了彼此的文字裏,可以是一闕平仄,可以是一卷丹青妙筆。何所謂愛?何所謂恨?不過是瀟瀟夜雨敲了窗,天明便將好風景。若真要問,夢裏花落知多少,其實,真不知曉。只知,花落了憂傷,花開了美好,錯過了一季花開,可以期盼下一季的花開。
談一場風花雪月,談的是一種風雅,愛一個心上之人,愛的是份忠誠。蝴蝶,可以為花而來,花也可以召喚蝴蝶。說到底,誰都未曾負了誰,欠了誰。只是有關於,你愛了誰,選擇於誰。途徑一座愛的城,初次看見的,是它的繁華,再路這座城,也許,已是一地的煙涼,一城舊荒。一次離別,一次心痛,都將有其他的不同,其他愁緒牽引。什麼是宿命?什麼是輪回?前世,我路過了你,你尋覓了我;今生,你路過了我,我尋覓了你,緣有多少,愛就多少,是因是果,都是宿命一場,緣分一場。有緣之人,當惜之,無緣之人,當忘之。這世間乾坤萬裏,塵歸塵,土歸土,山與水可以毫無瓜葛,風與沙可以繼續癡纏,只是念與不念果酸換膚,執與不執之間,我可說,我不是你的誰,你也可說,你不是我的誰。本就是乾淨而來,乾淨而去,何故擾了世間淨土?
也許,沾一筆墨色,在某個離別了的經年,就能忘卻了那一瞬間的刻骨銘心,在文字的深淺中,擱淺那些往事的傷痛。也許,安然了一份歲月的起伏,就能過上卸甲歸田了的日子,在一絲閑情裏,只是不知,是否還可以等到一個人?若真等到,也將無謂離別,只記安暖……
  


Posted by bibaohao at 15:55Comments(0)

2017年05月18日

12歲就成了遠近聞名的詩人

宋朝有一位文武雙全的人,名叫賀鑄,因一向仗義執言、不畏權貴,使朝廷要臣記恨在心,儘管才能出眾,卻總得不到提升,晚年,面對軟弱無能、即將亡國的宋王朝賀鑄只能憤而提筆寫下一首《水調歌頭》,鬱鬱而終。他到死都認為自己是生不逢時,空懷一腔報國志,壯志未酬身先死。然,如對賀鑄的生平事蹟稍加推敲,不難看出,賀鑄的不成功的安利傳銷人生卻在於其慨然正氣、凜然於世,其真知灼見溢於言表,缺乏處世藝術之修煉,導致懷才不遇。賀鑄的人生道路令人扼腕歎息,他的曲折經歷卻可對今天的我們有借鑒之意義。正所謂:“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
出身貴胄,文武雙全。賀鑄何許人也?在浩如煙海的史冊中,在芸芸眾生的記憶裏,他或許只是夜幕下的一朵曇花,他或許只是燦爛星空裏的一顆流星,史書對他只是輕輕地一代而過,世人大多對其知之不多,然,這一位卻曾經在這個真實的世界上鮮活地走過,曾經在那個遙遠的年代裏生動地馳騁過,他出身於宋仁宗時代的1052年的一個貴胄之家,族祖姑母是宋太祖的孝仁皇后,從他的七世祖賀景思到他的父親賀安世,共七世任朝廷武官,是一個以才顯武的軍人世家。這是如今的官二代、富二代所不能比擬的。優越的家庭使他自幼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才兼文武,12歲就成了遠近聞名的詩人。宋史稱他“博學強記,工語言,深婉麗密,如次組繡,猶長於度曲。”賀家尚武之風極盛,幾乎從賀鑄會走路時起,就開始了武藝的訓練,15歲時,弓弩、槍刀無不精熟,人稱他“儀觀甚偉,如羽人劍客”。
關心政事,抨擊時弊。身處貴胄之家,還娶了宋宗室趙克彰的女兒為妻,故,賀鑄十分關心宋朝社會的發展,加之他精於歷史,對宋朝執行的土地“不抑兼併”政策時有異議,常常在朋友中慷慨陳詞,談論治國柏傲灣呎價治民的道理,慨談慶曆新政何以無法施行的原因。王安石變法的消息鼓舞過他,但他隻身到東京汴梁後結交了一幫武俠人士,也是豪氣不減,或行俠仗義、或吟詩作賦,是是非非議論朝政,從歷代興亡到宋代現狀,借古諷今,或褒或貶,不一而足。從熙寧八年,賀鑄被任為右班殿直(侍衛官),監太原工作,以武職開始了他仕途的坎坷一生。當金兵入侵,宋徽宗禪位到南方去避難時,74歲的賀鑄義憤填膺,但由於官位低微,人微言輕,請纓無路,遂寫下被時人稱之為“愛國之花”的一首《水調歌頭》辭世而去。
悠悠歲月,漫漫人生路,生不逢時是表像,處世為官之道關鍵是一種懂得:懂得木秀於林風必吹之,懂得大丈夫能屈能伸,懂得人生好比一個舞臺,如何成功演繹人生這臺戲那是藝術!不是由著你的性子天馬行空地就能唱好人生這臺戲的。在人生這臺戲裏,每個人都是演員,那歷朝歷代、現世當代則都是舞臺之背景,身為一臺戲裏的每一個人物都必須按照人生這個劇本說臺詞、做動作、配合劇中的主角和其他角色,按照導演的指揮做戲,領悟戲的主旨,只有如此,你——才能發揮你之才幹,將人生這臺戲演繹得有聲有色。那傳唱千古的諸葛亮,堪稱為人師表,他從不恃才亂說亂講,只有盡職盡責,在三國那樣動盪的年代盡展才能,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三國之諸葛亮可以說是懂得人生之真諦者!
審時度勢,待時而發。人生處在什麼點上就該做與之相應的事,正所謂:“站什麼山上唱什麼歌”。少說話多做事,低調一點,沒有壞處。俗話說得好“包子有肉不在褶上”。翻開史書看一看,話說得太多的人,尤其是喜歡不分時間場合高談闊論的人、具有聰慧才華喜歡外露的人有幾人得以善終的?當下社會也是如此,講的是一種處世藝術,老百姓不是都印刷在講“混社會”嗎?“混”字就是耐得住、忍得下、看得遠、承受得了,一個“混”字可謂一語道破了千百年來中國的潛規則!
有一種“禍”叫“禍從口出”,就算你是文武全才,如不潛心琢磨處世之道,一味地隨心所欲,口無遮攔,恃才傲世,高談闊論,以古諷今的,你之任性,你的命運可能就會不是你之所願,你的壯志就可能不會實現了,以賀鑄為鑒吧,也許你會受益匪淺。
  


Posted by bibaohao at 15:39Comments(0)

2017年05月18日

巴總理抵港 警出動反恐特勤

【本報訊】巴基斯坦總理謝裏夫今日起一連三天正式訪問香港。消息指,謝裏夫訪港期間麵對「相對較高」的恐怖襲擊風險,但強調香港整體的恐怖活動威脅級別,仍然維持中度。據悉,由於巴基斯坦本土有相當多的恐襲發生,數量為全球首數位,本月也曾發生針對平民及政府官員的炸彈爆炸,加上謝裏夫本人亦曾經經歷數次的暗殺圖謀,因此評估其保安風險相當高。據了解,如同早前印尼及菲律賓總統訪港一樣,警方會出動反恐特勤隊及要員保護組等,保護謝裏夫的安全。
據了解,謝裏夫會於今日約中午時分抵港,他及他的團隊將入住九龍香格裏拉酒店,明天謝裏夫會先後在禮賓府與行政長官梁振英會麵及在港島香格裏拉酒店出席一個論壇,後日(十八日)中午時分離港。在這三天期間,當謝裏夫的車隊經過某地點或路段時,附近一帶的道路可能出現短暫的局部或全麵封路措施。
三個團體申請抗議活動
據知,截至昨日暫時有三個團體,提出了在今天及明天舉行與謝裏夫訪港有關的公眾活動申請,均是不同的本地巴基斯坦裔人組織,活動目的都為抗議他到訪,據知截至現時已有兩個活動申請獲警方批出不反對通知書,餘下一個警方仍與申請者進行商討。印尼總統維多多早前訪港,警方為防有人利用遙控炸彈襲擊,動用了阻截炸彈爆炸的裝置,但卻同時幹擾了民航處空管人員的通訊係統。消息指今次會否再使用,需視乎環境及有否需要。
原文地址: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70516/00176_028.html  


Posted by bibaohao at 15:38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