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30日

別了這場冬雨



太多的日子,我一直沒有專心的去想你。直到一日,突然接到你的一認購權證個電話,似乎也沒有觸動我。電話裏你說想見我,我才亂了方寸,幾年的情感歷歷在目。仿佛又看到了一個又一個寒冷蒼茫的夜,你快步向我走來,你剛寫完字的手凍得像冰塊,走近我便迫不及待的伸進我的大衣。關閉了很久很久的那扇心門,好像又徐徐的開啟了。
第二天下起了雨,我坐上了進城的班車。
看到了你,幾年來你改變了許多,著裝時尚,施以淡妝更加的楚楚動人。看到了我,你便滔滔不絕講述著這些年來自己的經歷。曾幾何時,這些話對我來說已經變得無關痛癢了,於是我一直看著窗外,這細細的冬雨像淚啊,你盡然不去理會?
下午,你帶我去參觀你的新家,開門的是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男人還沒有說話你便急著說:我是你的老同學。男人叫我坐,並遞了名片,我對名片沒有多大興趣,雖然看了,但也沒看到什麼。我在想他是不是你的男人?
你在廚房裏忙。男人倒了杯茶給我,我說:“不渴”他說:“在我們家不用客氣”,我一聲:“謝謝”看著男人幾分蒼老的面容,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移開,擋不住的傷感湧上心頭。
我們三人圍著一桌子豐盛的晚餐,我卻沒有絲毫的食欲,草草幾口也好似嚼蠟般難以下咽。飯後你們聊著生意上的事,我卻盯著那一竅不通的《股票》雜誌似乎津津有味。
天黑了下來,雨仍然沒完沒了的下著。我再也坐不住了,我說要去找另一位朋友,你也跟我出了門。走在細雨裏,我們各自無言。
沒有找到另一位朋友,我們又返回到你的新家。一進門你就急著對那男人說:“朋友去了深圳”,還沒等他作答你又說:“真的沒騙你”。我整個愣在那裏,似乎突然有了一個無法言喻的領悟!
向你道別,我便匆匆的走出了那扇門,走進了淅淅瀝瀝的冬雨裏,雨裏的城市華燈初上。走了許久,我仿佛有了一份遲來的答案:別了這場冬雨,我便一步步走開,做一名自由的觀眾,坦然Dream beauty pro 黑店的面對這一幕又一幕。
  


Posted by bibaohao at 16:26Comments(0)

2016年11月22日

霧鎖東明宛如“仙境”



東明繼續被霧霾籠罩
大霧來襲,部分路段能見度降低至50米以下
市民調侃一出門就進入“仙境”
“我家住的樓層比較高,早上起床後往窗外一看卓悅,周邊的樓都矗立在大霧中,感覺跟‘仙境’似的。”東明網友說,“這個週末本來計畫著出去玩玩,可一連兩天都有霧霾,最後只得選擇留在家裏了。”
朋友圈裏各種霧各種霾視頻圖片撲面而來
手機早已經被一首頗具文卓悅采的打油詩霸屏:
眼前十米路,
全被霧當住
駕車一二檔,
不敢超十速
行人少無數,
都把嘴捂住
到底是人間,
還是在仙處
半城白霧半城灰.
汽車慢的像烏龜.
三米之外不見人!
任你鳥兒也難飛!
2016最新對聯
上聯:“厚德載霧,自強不吸”
下聯:“霾頭苦卓悅假貨幹,再創灰黃”!
橫批: 喂人民服霧!
事實再次證明:霧以吸為貴啊。早上好今天大霧,出行注意安全!
雖然晨霧遮擋了人們的視線,影響了交通,但濃霧之後,必能看到更燦爛的陽光,正如從生活的迷霧中走出,也必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暢吧!
  


Posted by bibaohao at 13:30Comments(0)

2016年11月11日

有一天我老了,也會...

周六一大早,還在賴床,電話鈴聲打斷了我的清夢,原來是媽:「中午要不要帶孩子回來吃肉羹?」

「可是我答應孩子今天去麥當勞吃早餐耶!」

媽仍不放棄:「把那個錢省下來啊!開香港 買い物車回來才十分鐘。」

我心裡想:孩子一定喜歡吃漢堡,不要吃肉羹。

果然,在我猶豫時,老大、老二一個搖手、一個做拜託狀,大家都期待一周難得一次的早餐會。

於是我告訴媽:「等我們討論好再打給妳好嗎?」

媽有點幽幽地回:「好吧!」

電話一掛,孩子們同聲說:「不要啦!我們說好去麥當勞的。」

我告訴孩子:「外婆的目的根本不是要我們去吃肉羹,她是想看我們。」

「可是我們上星期不是才回去給她看過?」

我知道單以這個理由要更改原計畫有點不合理,便告訴孩子:「有一天我老了,也會打電話給你們說:『兒子啊!要不要回來?我烤了蛋糕哦,帶孩子回來吧!』如果兒子回答我:『蛋糕到處有得賣,我今天沒空啦!』「那我會很傷心。」

四歲的小女兒馬上說:「我不會。我會說好。」結果我們協議:早餐照原計畫,晚上去外婆家。

媽媽知道了好高興:「那我晚上再煮肉羹。」

下午加完班,趕回家和孩子、老公會合,爸媽看到我們好高興。

我們魚貫進入廚房盛肉羹,大人小孩嘰如新nuskin香港嘰喳查地聊天,媽媽開始訴說她的五十肩每天折磨著她。我問她:「有沒有去做復健?熱敷?」

「有啊,都沒有用!」...於是,我深深了解到媽媽要的不是醫療資訊,而是兒女的關心。

走進廚房,看到一向愛乾淨的老媽心愛的鍋子蓋都沾了厚厚一層油垢,便用鐵刷用力把它們刷洗乾淨,一面刷一面想到:媽媽一定是沒力氣刷它們了。

她曾經用雙手一手抱我、一手拿鏟子炒菜,也曾用雙手刷遍家裡每一個角落。

她那雙手還曾經握著汽車方向盤賺錢──她是台中第一位女計程車司機……如今年紀大了,她的手累了,卻仍然忍著痠痛煮我們愛吃的肉羹麵、炒米粉,然後打電話叫我們回家。
也不再靈光時,孩子們記得回家幫我刷刷鍋子。

不要只關心小孩,有天我們也會老唷!

記得在花蓮門諾醫院長廊上看見的宣導海報:「記得寶寶是一歲又幾個月長第一顆牙齒,卻不記得父親最後一顆牙是什麼時候掉的。」  


Posted by bibaohao at 13:07Comments(0)